最新消息:本人是网文写手,此站用于日常浏览网络收集创作素材。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不代表本人任何观点。

驳斥一些狗屁不通的逻辑(一) 作者: 剑雨潇湘@1024

未分类 小草 1218浏览 0评论

我这个人写东西有个毛病,就是从来不对牛弹琴,因为牛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要是有一天牛真听懂了你说的内容,那他也就不是牛了。佛渡有缘人,天助自助者,到底能不能理解我说的话,就看各位自己的造化了。

1.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一条我接受建议,写的时候没有完全考虑清楚,是我的锅,修改一下,以下是改过的版本。
回帖里榴友总结的挺好,其实“兴、亡”这句话表达出的问题在于权力没有监督,滥用权力才会导致民不聊生,兴亡只是状态不同,但结果都一样,所以重点是在于对权力要有制约。但现在说这话的人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政权更替就会容易发生动乱,只要一乱人民生活就会苦不堪言,所以你还是别反抗了”。与这个说法很相似的还有“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这句话,但无论是那句话其实都是错的。说这话的人其实就是在这吓唬人玩,苏联没了,人家过的也挺好。苏联在的时候人民在莫斯科街头排着令人绝望的长队买面包,苏联没了人家物质生活丰富多了。其实如果没有战乱,只是政权改了,哪有什么百姓苦不苦的。可能有人会说叙利亚、利比亚什么的,你睁眼看清楚,那是人民的正常诉求得不到应有的回应,被迫反抗而已,难道是他们自己想做“乱世人”的?挑起战端的是那帮庙堂之上的小人,是他们让本国人民连做“太平犬”的资格都没有。事实是哪怕这些国家里没有任何战乱,普通的劳苦大众也没有什么好的生活,再加上又点了一把火,那就不如干他娘的。我到现在为止,没有看见过现代社会中哪个兴盛的国家里百姓有多苦,也没看到过和平交接政权的国家里百姓有多苦。如果是非要以“战乱让百姓受苦”为由,反对民众对自由的向往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那我只能说结果就是战乱必定会到来,不过是快慢问题,中国历史上大多数的农民起义都是如此,历史上无数的案例已经足够证明了,不再累述。

2.我是温和的“改良派”,拒绝暴力

事先说明,我说的“暴力”不是单指杀人放火,而是非“对话”的一切手段,比如游行,结党,公开发表言论,罢课罢市,用脚投票等等,开启战乱不过是最极端,也是无奈的一种暴力形式。
我特别反感温和的“改良派”这句话,不知道这话的出处在哪,乍一看这话其实还挺有道理的,颇有“非暴力不合作”的性质,又能把事干了还不用付出多大的代价。但仔细想想,如果是想以这句话来做指导方针,用来对付那些已经泯灭了良知的独裁统治者(集团),那就是狗屁不通。想想香港前些日子200多万人都上街了,占了香港1/3的人口,月娥和她背后的党妈不还是稳坐条鱼台么,这要是在民主国家,总统总理什么的早就辞职一大堆了。
甘地为什么能成功,那是因为对手是有信仰的英国人;曼德拉为什么能成功,因为对手是有道德感的德克勒克。如果他们的对手是卡扎菲和萨达姆呢?别说你改良派了,但凡你表现出有点对他们的不认可就让你在下一秒消失了。可能有人会说那台湾不就是独裁变民主的吗?是啊,这个我承认,但你们也要去翻翻历史,是因为蒋经国当年访美被刺杀之后才开始关注的民意,这才是促成台湾转变的核心关键。所以我说,用什么样的方法要看对手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对手是绅士,那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决斗;如果对手小人,那就要比他们更“奸诈”。在斗争的时候千万别拿所谓的条条框框来约束自己,便宜了对手,那不是你高尚,而是你“伪善”,是真的蠢。任何的法律法规都是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就算是法律规定不允许这样小人还是会做的出来,这时候就不需要什么劝说了,直接法办就行了!你还当他们是

7.8岁的孩子啊?还劝说?他都快比你爹岁数大了。

温和的改良派说白了就是一种变相的“绥靖主义”,是一种对于恶势力的俯首称臣,和二战前夕欧洲各列强对于德国的表现是一模一样的。你在这一心一意的琢磨着怎么才能让他做出一点小改善,并且还不能激怒他,表现的又和善又虔诚,其实人家看你跟看傻逼似的。为什么?因为他看你软弱就强硬,所以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比如说现在党妈想的是什么呢,他就想天天没事干,在那好吃好喝还作威作福,然后让一帮屁民打工养活他们,这不是明摆的么?这就是他们的底线,碰到这条线就是不行,如果碰了只会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然后你还在这一脸谄媚建议咱能不能适当减少点税,他们能理你才怪呢,要是减税了他们就不能享受现在这条件了,这不是要他们的命么?你说你不是傻逼谁是?
说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美国是一个公民拥枪合法的国家。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解释了为什么民众可以拥有枪支,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民众可以保护自己,而是为了民众有可以推翻坏政府的手段。因为他们从来不相信独裁者会主动放下手中的权力,这个时候只有暴力才是他们能听得懂的语言。如果推翻政府真要靠嘴皮子就行了,那还要什么南昌起义,秋收暴动,你当初也应该劝党妈也动嘴皮子去啊。

3.与我无关,岁月静好

早就说过一个观点,政治是空气,谁都躲不开,你不关心他,他就关心你。我在这不想用什么“等你哪天被毒疫苗、豆腐渣工程伤害的时候就明白了”这种泄愤式的轻蔑语句,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词:主动权。任何一个博弈的局面下,谁掌握了主动权,谁就有话语权,也就有了最终的决定权。民主社会最吸引人的地方并不是在于三权分立,也不在于总统轮换和保障自由,而是裁定了只有人民才是国家和社会的主人,在被统治的人民和统治的政府之间,人民才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虽然人民看似没有任何实权,也没有强大的力量,但他们确实掌握了主动权,原因就在于他们手里有选票。中国喊了几十年的人民当家作主,最后却发现你在仆人面前连孙子都不如,但在民主国家里,人民即便骂了总统他也不能把你咋样,这就是最主要的区别。所以我就想劝劝那些“岁月静好”的人,你的岁月静好根本不是你的选择,而是你的无奈,别年纪轻轻的就把自己活成了一个老头。
可能看到这有人又会说了,那我们能怎么办?起义去吗?其实解决办法我早就说过了,看我之前的文章去。
http://t66y.com/htm_data/1906/7/3555625.html

4.现在不也挺好的么

我看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就是“真是想安逸到了不怕死的地步”,其实现在一点也不好,只不过是你不愿相信而已。这句话是跟《我的团长我的团》学的,这个剧里有个桥段是我觉得最为引人深思的,就是在怒江两岸远征军和日军“对歌联欢”的时候,团长龙文章拉来了一门炮,不论属下如何劝阻也要“破坏”这种看似和平的局面。结果可想而知,阵地遭到了日军猛烈炮火的回击。这之后龙文章给炮灰们讲解原由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你们以为你在和日军搞联欢,但其实这只是对方的一个战术,他们表面上唱唱跳跳,其实背地里一直在搞小动作,就等着炮火就位后打你们一个措手不及。这个桥段其实很多人都忽略了,但我却认为这是最能表现出龙文章这个人智慧的一点,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能在繁杂的表象下准确的认清现实,从而找出一个最优解。记得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是相当震撼的。因为随着剧情的发展,我最初的想法和那帮没看出门道的炮灰们一样,想着只是“联欢”而已,丝毫没有打仗的念想。是他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把我从幻想中拉回到了现实,所以这段内容一直记忆犹新,并且时刻以此为准来提醒自己。
今天我也想借用这段文字给抱有这种想法的各位提个醒,请你们认清现实,别再糊里糊涂的“挺好”下去了。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问题,究竟如何才能看清现实。其实这个问题回答起来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说它难是因为你很难从现有的信息中分析出别人的行动方案,说它简单是因为虽然你无法了解方案的全貌,但是你可以抓住对方的终极目标。就比如说电视剧里的龙文章,他肯定不知道日军在哪座山头上布置了什么火炮,但他明确的知道日军的目的就是想让他们死。既然知道了这一点,那制定反制措施也就相对容易多了。回到现实,我们确实不知道这个政府要怎么让我们“心甘情愿的为祖国付出”,但我们却可以明确地知道他们就是想让我们当猪,只要是抓住了这一点也就不会再有疑惑了。
可话就算是说到了这份上,我想还是有人会装作不明白,这其实也不奇怪,经常有人说“中国人只有在快被饿死的时候才能想起反抗”,说这是劣根性倒也不无不妥。在这部剧里龙文章也说过类似的台词:“七七事变发生的时候,日本人打不过就和谈,和谈三次打三次,我们不信,都哄着自己信。日本人和谈的时候公然拿着地图在宛平标好炮兵的目标,而我们呢,想要安逸都想到不要命的地步”。现在这种“挺好”不就是这样么,看不清现实,没有风险意识,没有居安思危,各种事件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只不过暂时是平静的,我们就以为天下太平了,没有坏事了。红黄蓝幼儿园还记得么?事件爆发的时候,他的股价跌到了谷底,可没过几个月竟然大涨,购买者甚多,并且很多人依然把孩子往里送,你要问那些人怎么想的,他们会说“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不可能再发生了”。对于这种回答,我真是呵呵了。
说到这里肯定很多人说我“极端”,但我要说你们这是忽略是非,不讲对错,这也是“安逸至死”病的症结所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对有错,要不还要法律干什么。可能有些人会说哪有什么“绝对的的对错”,我想说的是这世上确实是没有“绝对的对错”,但是有“相对的对错”,我们判断一个事情的时候,如果没有参照物和标准确实无法判别,但如果有了参照物就很简单了,但有些人就是习惯了没有参照物的思维,哪怕是给了他参照物也是视而不见。这种情况的发生,有些人是因为天生的没脑子,有些人则是被刻意地训练成这样。但无论如何,还是请你不要再做鸵鸟,虽然你的头眼埋入地下,但你的屁股依然在外面,你以为路过的天敌只要踢了你的蛋蛋就会满足地走开,其实他想的是要你的命。

5.我是中间派,我从不站队

别在这耍小聪明了好么,用句非常恰当的话来表述就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别嫌我说话难听,事实就是如此。你说你是中间派,那我想看看你是怎么个“中间法”。你的“中间”无非就是说哪边有错我都说,绝对不偏袒任何一方。但你有没有想过,这种“哪边有错我都说”你还真说不出口。有个很古老的苏联政治笑话,说的是美国人和苏联人聊天,美国人说我敢骂美国总统,苏联人回应到,我也敢骂美国总统。这个笑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你敢在微博里骂党妈吗?但你能在那里骂川普,这就是你口中的“哪边有错我都说”?所以要我说,别在这装了,不敢就是不敢,承认怂并不是你的错,因为你是处于恐怖之中,你不敢说我也理解,但如果你非要给自己标榜成什么“理性智慧的中间派”,那我觉得你真该找老中医去看看。
我上面说这番话的目的并不是逼你闭嘴,按照常识来说,哪边有错我们确实都可以说,但请在说这些话之前分清楚先后顺序和主次矛盾。比如说,我们生活在中国,是中国人,那人家欧洲、日韩、美国的错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人家影响你了么?是骂你娘了还是抢你家粮食了?但现实生活中每天“强奸”你100遍的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这么一比较你觉得你该骂谁?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小时候考了个不及格,家长不光是骂你,同时也推开隔壁老王家的门去骂他家孩子为啥只考了99而不是100,我想现实社会中应该不会有这么缺心眼的家长吧。
可能有些人还是会说,可他们确实是做错了啊,确实应该说一下的。这个观点我还是表示赞同,但也请注意一下尺度和方法,保持你“理性智慧的中间派”的作风。还是用两个小孩考试来说明一下,老师是有资格说这俩孩子的,但语气应该是不一样的,对于考99的小王估计也就是提醒一下“别粗心大意”,而考不及格的那位应该会被骂的更惨一些才对吧。因为你也知道,小王就算不被你骂,他也会自己改,你说了他,他就会虚心接受;而不及格的那位可能怎么骂都不管用,反而还振振有词地找各种理由把你怼回去。所以要我说,哪有什么“中间派”,都是“见了怂人压不住火”。
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是因为很多人在评判事物时只抓住了“正义”,但忘了“务实”。对于处理同样的问题,“绝对的正义”是非常欠妥的。水桶理论说过,一个木桶装水的多少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板子,川普也说过类似的话,在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时候他表示,欧美发达国家已经把减排做到了极致,气候恶化的问题是在于短板国家,欧美再怎么改善情况也是依然如此。所以对于“中间派”来说,“正义”地看待问题并不是首选,公平和务实才会获得真正的进步。如果你要是还琢磨不明白,那就想想一个故意杀人犯和一个小毛贼在法律上为什么判刑不一样吧。
说在最后,如果你要是想用“某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干涉我国事务或是侵害我国利益”的事情来反驳我,请先去补习“政府不等于国家”的常识,并且对特定事件做下深入且全面的了解,这个问题属于良知和智商的范畴,不在此做讨论。

PS:一不小心又写多了,辛苦各位看官了,不好意思,下不为例。

[ 此貼被剑雨潇湘在2019-07-11 14:13重新編輯 ]

转载请注明:青草网 » 驳斥一些狗屁不通的逻辑(一) 作者: 剑雨潇湘@1024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