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本人是网文写手,此站用于日常浏览网络收集创作素材。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不代表本人任何观点。

催收人:我们不靠威胁人达到目的

未分类 小草 567浏览 0评论

催收人:我们不靠威胁人达到目的

原创: 张太阳

提到催收,暴力总是绕不开的字眼。而当催收人不再动用武力,欠债还钱,就变成了一句空话。今天的故事来自一位前催收员,从业一年,催收行业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第 525 个故事

故事时间:2019 年

故事地点:黑龙江

“老板,都已经小半年了,你这六万块钱什么时候还?”火锅店里,刘宁将催款单拿出来拍在蒋成面前,用手点了点单子上的“逾期天数”。
蒋成赶紧掏出两支烟递到我们面前,连声说:“兄弟,再等等,再等等,生意真的不景气,我连员工工资都开不出来了。”
“停停停”,刘宁摆摆手,打住他的话头,说道:“你的事我不管,总之还不上钱,银行可就要走司法程序,冻结你的财产了。“
蒋成听了这话赶紧点头称是,承诺马上去凑钱。刘宁得意地看我一眼,起身带我离开了火锅店。
我是本地一家金融机构的催收业务员,工作内容非常简单——在不触碰法律的前提下,让信用卡逾期的用户还钱,并按催回款的百分之五拿提成。
入职第一天,领导安排刘宁带我熟悉业务流程。用刘宁的话来说,这是“长个脑袋就能干的活”。晨会结束,他打印出一份催缴名单扔给我,让我按顺序打上面的电话。
“未接通的标记下来,接通的就讲三件事。一,他欠了多少钱、逾期多久;二,再不还钱就会起诉他并冻结财产;三,我们是来帮他想办法的,约个地方见面详谈。” 说完这些,刘宁就回到工位上玩手机去了。
名单上密密麻麻地写了四十个名字,一圈电话打下来,只有蒋成同意见面。今年年初,他为了开火锅店,欠下六万块信用卡,可店里生意一直不好,钱也就还不上。但刘宁并不理会这些,坚持说不还钱就会起诉他,让他自己想办法。
蒋成是否还钱我不得而知,刘宁也没再提起这个人。第二天主任给了我一份新的催缴名单,这份名单上的欠款人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只有这些人还钱我才有提成。

接下来三个月,我打了无数个催款电话,但走到被催收这一步,大部分人早已失去还款能力。我的业绩总是垫底,工资也只有寥寥4000块。
正当我琢磨要不要换份工作,刘宁又找来了,说是要教我这份工作到底应该怎么做。
他在我电脑上登陆了一个新的工作台,相比之前只有欠款人基本信息的页面,新工作台后面多了个详情按钮。一点进去,欠款人的身份信息、家庭住址、单位住址、家人联系方式一目了然。刘宁随手翻了翻名单,对我说,“催她”。
鼠标停留的位置,写着张兰兰的名字,她是一名大学老师,我给她打过很多次电话,都是无法接通。刘宁扫了一眼她的资料,紧接着用座机按了一串电话号。
电话接通后,传来一位老人的声音,刘宁立马用责备的语气说道:“是张兰兰的母亲吗?您女儿信用卡欠了八万块钱您知道吗?我们联系不上她,您让她回个电话,有什么疑问就直接问她,她比我们更清楚。”
挂了电话,刘宁嘱咐我在一旁守着。过了一个多小时,张兰兰果然回了电话,看来之前我打不通,是设置了来电拦截。
刘宁走过来接起电话,话筒那边声音平静地说了一句:再敢因为这事打扰我的家人,你就等着被起诉吧。电话挂断了。
刘宁没有生气,反倒是冷笑了一下,将张兰兰的信息用手机拍下来,离开了办公室。
张兰兰再次打来电话是第二天中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恳求刘宁当面和她谈谈。
去见张兰兰的路上,我忍不住问刘宁到底用了什么办法。他告诉我,他以律师口吻编辑了一条短信,告诉张兰兰她涉及触犯刑法,要求她致电咨询或联系银行信用卡中心。
“就这么简单?”我有些不解,这也能骗得了一个大学老师?可刘宁告诉我,一般人收到这种短信肯定当骗子处理,但欠款人不会,因为他们怕真的坐牢,会想着赶紧解决问题。
到了约定的饭店,张兰兰已经在等我们了。入座后,张兰兰果然着急地问短信的事。刘宁告诉她,现在已经准备走法律程序了,她只能马上还钱,没有别的办法。
张兰兰眉头紧锁,向我们解释说她把卡借给闺蜜做生意了,但闺蜜说会按时还钱,她就没在意。她儿子刚结婚,家里的钱全用来给儿子买房和办婚礼了,根本拿不出钱来还账。
刘宁不耐烦地说道:“谁还钱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但这是你的卡,没人还钱只能起诉你。不想被起诉只有两个办法,要么一次性还清七万八千块钱,要么办个分期,先交一万八的违约金,剩下六万块本金分期付清,我们还可以减免你逾期半年产生的利息。”
我愣住了,按理说张兰兰的信用卡因为逾期太久,已经被封掉了,不可以再分期还款,没听说还有这种处理方式。我听了半天才明白,原来被封卡后,再想办分期只需要写一张申请单让主任签字,但刘宁把流程讲得十分复杂,对面的张兰兰听得也是云里雾里。
在刘宁的半引导半恐吓下,张兰兰最后选择了分期还款,她将一万八的违约金通过微信转账给刘宁,并要求他在微信上回复:业务员刘宁收到。刘宁照做了。
从饭店出来后,刘宁把钱通过微信转给我,并再三嘱咐,一定要把这一万八取出现金,装在信封里,再和申请单一起交给主任。他敲敲我的手机,说道:“记住,一定是现金,而且一定要把信封放包里再给主任,别让别人看见。”
我明白了刘宁的意思,等回单位把钱交给主任,办完分期手续后,张兰兰给刘宁发了一条微信,上面是一张短信的截图,显示分期办理成功。图片下还附了两个字:谢谢。
快下班的时候,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把包还给了我,还鼓励了我一番。他说,以后就是兄弟了,有钱五五分,他当哥哥的也不会太贪心。等我回家打开包一看,信封里果然装着九千块钱。
我突然觉得,张兰兰的那声“谢谢“,有点讽刺。

从一个欠款人身上捞的好处费,抵得过两个月工资。主任的意思很明确,以后被封卡的人想分期还钱,必须交违约金,我们五五分成。但这样的行为对那些本就还不起钱的人,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打电话给刘宁,问他,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把主任的那部分钱给他,我的那部分让欠款人直接还进卡里。刘宁听了笑个不停,随后又严肃地说:“如果你觉得同情心比钱更重要的话,我劝你辞职吧。“
第二天在单位碰到刘宁,他并未提起前一天电话里的内容,而是告诉我有什么困难就给他打电话。我按照刘宁的办法,一个礼拜约到五个客户,其中三个把违约金交给了我,而每个分期办理成功的人,都特意过来和我道一声谢。
我熟练掌握了一套话术。让人还钱最重要的一点,是让他相信还钱会带来好处。人们欠钱的理由各不相同,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正处于人生困境,这时,只要我提出可以分期付款、减免利息这一点好处,就足以让他们相信,自己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一个月下来,大多用户都选择了分期还款,我的工资开到手还是4000多,但通过给用户做分期赚的钱多达三万。
我舍不下这笔钱,尽管遇到了有各种困难的人,在我面前怨天尤人的,痛哭流涕的,失去信心的,我都没有试着为他们减免一半的违约金。
我选择性地忘记了那天在电话里对刘宁说的话。
七月初,新下来一批催款名单。名单里有位六十岁的老人,欠款本金8万元,逾期三个月。按以往的经验,老人比较好说话,一般都是被儿女拖累才会欠钱,都不用设计套路,吓唬一下,直接要钱就可以了。
我很顺利地见到了老人,可欠钱的原因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他对我说,儿子和发小合伙包了个工程,本来验收完成后两人要一起去取工程款,结果那天他眼疾发作,儿子带他去了医院,医院诊断他可能要永久性失明,直接安排了住院。
儿子一向孝顺,忘了取款的事,守在医院照顾了一个礼拜,等想起来,发小已经拿着300万工程款跑路了。报警找到发小后,三百万的工程款早已经被他挥霍一空。
工人的工资急需支付,儿子的信用卡在垫付工程款时已经用光了,只能让父亲办两张信用卡应急。发完工资,没有了经济来源,信用卡就这样一拖再拖,一直拖到逾期。
我学着刘宁的样子对老人说:“你儿子和发小之间的事我们不管,我们只管你们还不还钱……“
对一个即将双目失明的老人说这话太过残忍,我不敢直视老人,声音逐渐弱了下去。
老人的儿子正在外地出差,我忽悠老两口借了一万二的违约金交给我,按惯例给了主任。没想到了老人儿子出差回来后,直接闹到单位,惊动了大领导,最后在主任的建议下,我自掏腰包拿出一万二还给老人的儿子,事情才算平息。

这事发生后,我变得有些畏首畏尾,不知道是不忍心再做这种事,还是不敢再做。为此,主任找我谈过几次话,他说:“如果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份工作就辞职,别连累大家赚钱。”
我决定再试一试,毕竟一个基层的业务员能月薪三万,这份诱惑太大了。
新一轮名单下来,我联系了一个叫高月的欠款人。她很配合地说想还钱,但是经济能力有限,实在不能一次性还清,鱼儿上钩,我顺理成章地给她推荐了分期。
高月在国企上班,工资不少,可一张十五万额度的信用卡里面分文不剩。我以为她是花钱无度的女人,盘算着怎么能在她身上狠赚一笔。但当我走进她家时,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件像样的家用电器,虽然收拾得干净整洁,但还是掩盖不了破败的气息。
高月坐在椅子上,谈起用光了信用卡的原因,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原来她的女儿三岁时得了糖尿病,十五年来为了给她治病,高月花光了所有钱。女儿八岁时,孩子父亲觉得日子过不下去,离婚带走了家里一半的财产。从那之后,高月把能卖的都卖了,房子也没保住,带着女儿住进了出租屋。可医生说,女儿最多也就能活到25岁。
高月告诉我,离婚前,丈夫逼她在婚姻和孩子间做选择,甚至和她说:你让她早点死,没准她还感谢你呢。现在孩子长期注射胰岛素,双腿失去了痛感,眼睛也越来越模糊,但是她没法放弃,只想照顾好女儿,直到孩子离开。
哭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起我来这里的目的,高月擦干净眼泪,小声地说:“暂时只凑到了一万五,只有这么多了。”
我拿了高月的钱,不敢回头看她和孩子,说马上去帮她办分期,冲出了那个家。
回单位的路上,我掏出手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她要是我得了糖尿病怎么办。
妈妈像是被吓到了,连声说着“呸呸呸,你这孩子”,又忍不住叹气,说道“自己的孩子谁能见死不救,砸锅卖铁我也得救啊。”
挂了电话,我跑回高月家,把钱送了回去。
回到单位,我骗主任说客户明天给钱,今天先给她签字。主任看我捞了个大单回来,没有怀疑,直接在申请书上签了字。等高月告诉我分期申请通过了,我才和主任讲出了实情。
“你脑袋里装的是屎吗?你那么有同情心怎么不把你的钱全捐给要饭的呢?”知道真相的主任气急败坏,将我从头到尾骂了一通。我想过这件事的后果,但没想到主任的怒气如此猛烈。
“你这么善良,我一个月一万多的房贷你帮我还行不行?你这么善良,我一个月四千多的车贷你也帮我还行不行?”主任从电脑里打印出一张辞职申请,扔到我面前,说道:“赶紧给坏人让地方吧,我这地狱这容不下你,我们都是要账鬼,您是活菩萨。”
我在辞职申请人处签了字,转身去人事盖章办手续。
回家的路上,我路过入职第一天刘宁带我催款的火锅店,蒋成碰巧从店里出来。他和我打了声招呼,说最近生意有所好转,又从兜里拿出一支烟递给我。
我接过来点燃,蒋成犹豫了一下,问道:“刘宁之前说的分期还能办吗?那个时候凑不出来钱,现在手里有点了。”
我想了想,告诉他:“有钱就直接还进卡里吧,不用给我们了。”

网友回帖之一:

如果这篇文章是你本人所写,不是复制的话,我把我的想法见解表达一下。
这不是一个适合内心善良的人该做的工作,
又或者说,这不是一个适合内心善良的人生存的社会
这世道人心险恶,你辞职了又能怎样,还是会有人去顶替你的位置,拿着高薪
你不把违约金的内幕说出来,还是有很多欠款人觉得这就是应该给的钱,就当是欠款的利息一样给出去。
虽然只是一个主任的签字就可以通过分期申请,那主任的签字就是那么的难要,要是换做你坐到了主任那个位置,
你也上万的房贷,几千的车贷,小女朋友的生活费,你也会和那个主任一样臭骂下属
这已经成为了一个行业的标准,你在破坏这个规矩。
都是各有各的难,世间的凡尘俗世不是你能可怜完的,你不是圣人
这个社会就是无奸不商,你想赚钱,又不想付出些什么,又想拿着高薪,天下能有这等好事发生的地方,可能存在梦境中。
要么你付出足够的努力,要么你就把你的良心献出来。

网友回帖之二:

我群里有个人欠了花呗、信用卡,小额贷,套路贷。
我们给他的建议是花呗、信用卡必须还,影响他一辈子的事情,他还年轻,钱也不多,一点点来。
小额贷、套路贷,让他们去死,等起诉就行,那些多的利息一毛钱不给,法院算明白了再说。
结局就是,信用卡、花呗的催收都很客气,并且还询问他的偿还能力,帮他制定还款计划。
小额贷、套路贷,整天轰炸他本人,他的通讯录,扬言要去法院告他,发来“像模像样”的律师函,扬言上门拜访他,最后屁用没有,还是只给他打电话威胁。
所以,银行催收根本不是什么非赢不可的事情,你催不了,最后法院见。而小额贷一类的,根本没听说过真去法院起诉的。

转载请注明:青草网 » 催收人:我们不靠威胁人达到目的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