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本人是网文写手,此站用于日常浏览网络收集创作素材。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不代表本人任何观点。

[原创已完结]青橙之恋,记与一位年轻少妇的情缘 作者: 大胖要吃肉@1024

未分类 小草 1090浏览 0评论

新人首次发帖,上岸不易,如有违规,请版主大大删除,勿关小黑屋。

本帖无图,手打整理不易。更新在243楼,已完结。谢谢各位聚聚支持。

序:男人只要不丑,形象干净整洁,加上几分风趣幽默,你的生活便会精彩无比。

某年盛夏,那时陌陌还盛行,俗称约炮神器。

我当然也是资深用户,毕竟时不时来个福利啥的,不像现在都被微商,酒托给攻陷了,那时大家的目的还很纯洁,就是约。唉,江河日下,人心不古。

被女主独特头像吸引到了,一个干净利落的短发女子,向来对短发女子没有抵抗力,再看名字,青橙。虽知道不是真名,但那种独特的气质吸引到我了。

要说搭讪是门学问,那我已经博士后了。

跟青橙打招呼:嗨美女,你是不是豆瓣上一个大神,好生仰慕啊。
青橙回复:啥?????豆瓣是啥????
我:那太不好意思了,认错人了,不过你们的气质太像了真的,我一恍惚就给认错了。
青橙:她干嘛的?让你那么着迷?
我:有的徒有其表,败絮其中,但这个大神简直是内圣外王,真知灼见不说,长得倾国倾城,所以看到青橙你,就认错了。
青橙:有那么好看?
我:你照照镜子嘛。
青橙:你挺会聊天啊,我都不好意思拉黑你。
我: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青橙:谁爱你了?你还挺自恋。
我:开玩笑了妹纸,不过你的气质真的很棒,有做平面模特的潜质。
青橙:还模特,你把我夸出花来了,我孩子三岁了,做不了模特了,呵呵。

看起来这个妹纸有可能让我冷场。
不过呢,我也打算结束这段对话了,言多必失,留足想象空间。
翌日无话,我事情也比较多,没有撩骚。

第三天,我找了几张丽江拍的照发给青橙,半个小时候有了回复。

青橙:你去云南了?
我:眼力不错嘛,一眼就看出是丽江。
青橙:我以为是大理,我比较向往洱海,捂嘴笑的表情。

然后,几张大理的照片发过去:你是这个水天一线的洱海么?

青橙:哇,就是这里,你拍的么?好漂亮啊!!!
我:主要是景色美,照片只是忠实的传达应有的美感,你也可以拍出来。
青橙:我有点好奇你这个人哎。
我:哈哈哈,我啊,搬砖屌丝一个,长得比较年轻,其实是个老头。
青橙:好吧,你结婚了么?
我:这个不重要。
你结了么?我反问她。
青橙回:结又离。
我:原来这样,没关系了,人这一路何其漫长,能走到最后的都是莫大的福气,别灰心。
青橙回: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喽。
我:你晚上吃什么?X西餐厅新到的T骨牛排听说很地道,去的话我订位子。
青橙回:看来没法拒绝你,我还跟网上的网友见过面,何况吃饭,这次算破例吧。
我:哈哈哈,承蒙厚爱,万分荣幸呢。
青橙回:谁爱你了?我七点下班,大概七点半到,估计你得等我会。

到此,提前到餐厅订了位子,选了一瓶张裕的冰酒,见成熟的职业女性,衣着要简洁但又不能失了品味。

时间一晃而过,无聊翻看菜谱的时候一个,瞅见门口进来一个白生生的短发妹纸,一双大长腿,牛仔短裙。

短发恰到好处,处处透着精致,皮肤吹弹可破,大腿修长浑圆,像两颗葱白。

不得不说成熟的女人散发出来的那种优雅精致,沉着内敛的气质深深的吸引到我了,感觉碰到一个段位相当的对手,跟以前碰到小姑娘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我跟她招招手,她看向我,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带着光芒走过来。

餐厅本就光纤昏暗,餐桌更是以蜡烛照明为主,她的到来,感觉向点了一盏灯:太白了。

是LX同学么?她问我的时候,我的目光还直愣愣的在她身上没有移开。

心里方了一下,立马调整情绪,道:那你就是青橙了,你看,这个地方,你来了可以多关几盏灯了。
青橙一愣:为什么?
我:因为你的光芒,太闪耀了,我有点睁不开眼都。
青橙捂嘴笑起来:你这人没正经, 你再胡说我就走了啊。
我赶紧做阻止状:别别,我这就认错,咱吃T骨还是神户还是肉眼还是台塑呢?
青橙又笑:你点吧,咱俩一样好了,我没怎么吃过西餐,不讲究。

等菜的过程漫长但不无趣,青橙这个妹纸开始显现直爽的一面,开始笑的肆无忌惮。

你这个人哪来这么多段子?笑死我了快。这时候她已经半趴在桌子上。

我正色道:生活本就无趣,自得其乐嘛,发现一些不一样方向,发掘不同的认知,认识不一样的人,比如你。

隔着烛光看到她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下:哎, 我就没遇到,而且还过得一塌糊涂,来,喝酒。语音落下,半杯冰酒见底。

把酒帮她满上:看你怎么看这个事情了,为别人活着很累的,保持自己的人格独立其实也很重要。

青橙似懂非懂,歪着头,眼神调皮起来:你是不是教书的,懂得蛮多嘛,细看一下,长得还不丑,还跟我一样挺白,哈哈哈。

我哈哈哈一笑:你见过这么不正经的老师么?

酒已下了多半瓶,青橙眼神开始飘忽:你是不是经常这么撩姑娘,哈哈哈?

我故作深情并一脸严肃的与她对视:那我撩到你了么?

这次她笑得更厉害了: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跟你聊天太好玩了。

用餐中了解到青橙在我们本地一家国企工作,离异一年,儿子三岁,爸妈帮着带,也是命苦之人,听着不由得心生怜悯。期间她问我豆瓣大神是怎么回事,我赶紧岔开话题聊别的。

时间在不觉间流逝,已经十点半了,酒已见底,青橙也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给你铺好床了。

一说到儿子青橙又满目柔情,看来孩子真的得母亲的寄托呢。
青橙歪着头看了我一会:咱们撤吧,我儿子等我回去睡觉呢。
我虽意犹未尽却也无奈,只能起身:走,出去吹吹风,醒醒酒。
等车的时候,青橙转过头问我:你一会去哪呢?
我意味深沉了看了她一眼:你一会还能出来么?我等你。
青橙想了一下问我:下周你有空么?我想去Z城。
我欣然应允。

七月的天气越发闷热起来,我们这个小城也是热浪蒸腾,入夜则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为了方便起见,青橙决定跟我到酒店住一晚,次日一早乘早上的航班出发。

七点下班,青橙回家收拾行李,我就在街上逛逛,姑娘们衣着清凉,满目白大腿。

路过一家酒庄的时候,顺手带了一瓶冰酒,看表八点有余。青橙应该在家吃饭,不知道她如何安排略知人事的儿子。

电话响了:你过来吧,我还有个箱子,有点沉,你帮我拿一下。
我回复:我离你不远,一会就到,等我。

再见到青橙,她的短发更加利落了,看样子是修了边,看见我又是一笑,唇红齿白,美目嫣然,这次穿了一条略显调皮破洞牛仔裤。

上来车,我转过头看她:你这裤子被挂到怎么办?你是不是得裸奔?说完司机都扭头看了我们一眼。

青橙嘿嘿一笑:那我就扒了你的,让你裸奔。

到酒店的车程很短,几分钟就到了,坐电梯的时候,她一直仔细的盯着我,期间替我拿掉了头发上小东西,眼底尽是温柔。

订的酒店是两层小公寓式的,一层客厅,二层卧室,向阳面,白天光充足,晚上则夜色璀璨。青橙进来参观了一下:你这人挺讲究的。

我从卫生间出来的,青橙已经换了黑色短睡裙,破洞牛仔裤整齐跟我脱下来的外绕整齐的叠在一起。

哇哦,本来就白皙的皮肤黑色衬托的熠熠生辉,两条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看的我心跳越来越快:又是一个尤物。

拿出冰箱里的冰酒,洗干净两只酒店自备的高脚杯,倒了一杯给她:喝了,去去乏,明天要早起,咱们一会就得休息,这个顺便可以助眠。

青橙抿嘴一笑,接过喝了一小口:你也喝,我不定闹钟,你叫我起床好不好?
我欣然答应。

九点半洗漱完毕,牵着青橙上了二楼的卧室,进门满目皆是那张巨大的榻榻米。

这床好大啊,说完青橙就径直倒下,屁股朝我,呈一个大字。我有点愕然,往里推推她:你躺好,我帮你捏捏,手法还可以。

青橙嗯了一声,双腿并起来,抱起来枕头,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趴着。

我脱了T恤,穿着短裤翻身骑上去:嗯,这一刻我感觉我就是个技师。

手轻轻的攀上她的双肩,好滑的皮肤,第一次肌肤接触如此美妙,感觉青橙身体也是微微一动。

慢慢的下顺,按到腰的时候,青橙嗯了一声,我低头看她,脸有点微红,呼吸有点急促起来。

继续往下,到了睡裙与屁屁的交界,青橙臀部有点平,可能大长腿与翘臀不可兼得吧

臀部与大腿交界处经过一个凸起平滑过渡,啊,身材太棒了。

已经触摸到蕾丝材质的内内,手感俱佳,看来青橙是个蛮讲究生活品质的妹纸,正想着手已经在大腿来回数十次有余。

这个时候青橙整个躯体温度已经缓缓升高,隐秘处的湿痕逐渐明显起来:她动情了。

是时候了,我轻轻的褪下青橙的湿的蕾丝内裤,她象征性的阻止了一下,便由着着我一直褪到脚跟。

我也脱下短裤,整个慢慢伏上她的后背,青橙迅速回头找到了我的唇,瞬间热吻在一起。

我已经硬的的不行了,腾出一只手把二弟放在她两腿之间,自动导航。

用力一挺,前方湿滑紧致,到达目的,用力一挺,阴阳交合。

青橙呼吸大乱,开始张大嘴呼吸,喉咙里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欲望。

看来青橙应该剖腹产,下面还是紧致自然,略平的屁股现在成了极好的助攻,可以让我毫无阻碍的一杆到底。

运动了约十分钟的时候,青橙突然全身痉挛了一下:高潮了。

我虽然硬度如初,但想着还要早起,而且接下来这几天免不了盘肠大战,睡吧,到了Z城再议。

俯下身轻吻青橙耳垂:宝贝咱们睡吧,明天我叫你。她像小女生的嗯了一声,我顺势抽了出来,她又动了一下,看来是敏感体质。

我伸手搂过她,听话的把头伏在我胸口,安然入睡。

未完待续,下集:Z城之行
【青橙之恋 终章】

天刚蒙蒙亮,到达机场,我看青橙有些困意,于是在睡吧要了一杯摩卡。离值机还有点时间,我们就坐在大厅瞎侃。

青橙端着纸杯歪头看我:小样儿,昨晚憋坏了吧?

我有点愕然,其实还有点懵,舟车劳顿的困意犹,心说就是现在脱光了我都有可能不举。困意犹在。

我笑笑看着她,你看太阳出来了,要不要看日出?

于是我们并排站在候机大厅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开始沐浴晨光。啊,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早的太阳了,青橙挺陶醉。

今天她换了条碎花短裙,还有一双红色高帮帆布鞋,这身搭配极为打眼,再配合两条大长腿,吸引的无数目光。

我看着她在阳光里的侧影,光风霁月,一瞬间心头一动。这么美丽的女人一样要遭受这世间磨难,世事摧残,实在是于心不忍之。

我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美丽女人,多期盼时光在这一刻停止。

飞机准时起飞,经过短暂的超重已在云层之上,青橙这时困意袭来靠着我沉沉睡去。两个半小时的航程在睡眠中一晃而过,十点左右,准时到达机场。

飞机落地已是午夜,青橙睡意正浓,我都不好意思摇醒她。

七月的Z城,这个时候已经热气聚拢,酷热开始袭来,我们对这种桑拿房般的体验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心里着实有点慌。

青橙跟我明显都有点意外:怎么会这么热,一想到白天的旅程,心里有点慌。

顺利入住,这时已是午夜,进了房间,青橙一下倒在床上:妈呀,累死我了。

奔波了一晚,感觉肚子有点饿,问了青橙一下,她也没有太大的睡意,于是手牵手穿过热浪蒸腾的酒店通道,出门,融入Z城的夜色。

半夜的Z城喧嚣已下,笼罩在一层闷热的湿气里,让我们明显呼吸不畅,好在没有妨碍遛弯的兴致。

哇,Z城真美,这么多店都没有打烊,也不知道有没有夜市?青橙惊叹了一番。

没找到夜市,挺无奈,肚子空空,看到熟悉的兰州拉面还在营业,嗯,就它了。

青橙是饿了,挺大的一盘炒拉面,连孜然味的黑乎乎的汤汁都喝的一点不剩。

酒足饭饱,困意袭来:吃饱了咱们还要逛么?我看她哈欠已经打起来了。

青橙想了一下:明天我要睡到自然醒,你别叫我。于是再一次穿过热浪回到房间。

此刻无比享受25度的清凉,我们都有点意兴阑珊。青橙先去洗澡,我开始看Z城本地的新闻频道,正寻思着,青橙裹着浴巾,擦着头发出来:该你了。

闻了闻身上的汗臭味,有点皱眉:我这么可以这么邋遢。起身去洗澡。

隔着朦胧的玻璃,我看到青橙又换了那件黑色的小睡裙,二弟开始不受控制的苏醒过来。

不得不说,我洗澡磨叽了一点,打了自己带来的牛奶浴盐,吹了个大概得发型,顺便剪了指甲,出来的时候青橙惊讶了一下:你这是要换衣服出门?

我哈哈哈哈一笑,直接扑上去:明天都不出门,大战到天黑。

青橙没有推我,皱了下眉:这么晚你不累么?说话间我已经亲上她的耳垂。

青橙的内裤还在,但是已经开始湿热起来,Z城这个闷热的夜晚带来暑气和很多的躁动。

不觉间青橙的双臂已经攀上我的脖子,眼神开始喷发出蓬勃的欲望,紧致的小腹已经紧紧贴在我的腰上,下身孜然泛滥成灾。

看来这次要正面突击了,而且我要玩个花式。

热吻已经持续了一会,青橙特殊的嘴唇结构让我欲罢不能:咱们换位置好不?青橙害羞的点头:好。

可能大长腿与翘臀不可兼得,青橙的臀部略有些平坦。

但是也给我带来很大的视觉冲击:透过她双腿之间,能看到在不断帮我吞吐的她,利落的短发随着上下的频率甩来甩去,我下身的快感越发强烈起来。

青橙的小阴唇呈现出一种健康的粉色,这种情况真少见,而且紧闭成一线:应该是剖腹产。

并且散发出一种淡淡的肥皂香味,我猛的就吸上去了,舌头迅速撬开那道迷人的缝隙,开始疯狂搅动。

青橙身体猛的一怔,吞吐动作更加疯狂起来,整根含进去,龟头明显能感受到她的是喉咙口。

整个房间弥漫着疯狂荼靡的气息,我开始用舌尖挑逗凸起的小阴核,青橙的身体开始跟着动作颤抖起来,已经无心再帮我含着了,脖子伸的老直,开始肆无忌惮的大叫。

“再深一点,就哪里,再快一点,我要来了,啊啊啊!!!”

青橙身体猛的僵直了起来,又瞬间瘫倒:高潮来了。还没脱下的内裤已经湿糯非常,但是我没打算脱下来。

再翻过来时,看到青橙面色绯红,汗湿了面颊,短发贴在精致的脸蛋上。

是时候了,扒开内裤的侧边,以一个略微倾斜的角度,坚硬的二弟进入了青橙湿滑的阴道。

棒棒边缘与内裤的摩擦,导致感觉要着火一般,但是在这种剧烈的刺激之下,又坚硬无比。

忍不了,迅速把青橙已经湿透的内裤褪到膝盖,提枪上马,尽根没入。

后入的感觉最让人欲罢不能,青橙已经脱力了,只剩下喉咙还在发声,屁股迎合我的力气越来越小。

过了约十分钟,感觉要爆发了,丹田之力齐聚下身,在喷薄而出的瞬间,快速拔了出来,青橙的头发,后背,瞬间凉了下,被射了一身,这次真的是淋漓尽致。

我也脱力了。翻身下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用纸巾仔细的帮青橙擦干净,相拥而眠,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

第二日整天都没起床,兴致一起便又是一场盘肠大战,不再细表。

游玩过程不重要,三天后飞回来,各自奔忙,重新投入了新的生活。

【全文完】

转载请注明:青草网 » [原创已完结]青橙之恋,记与一位年轻少妇的情缘 作者: 大胖要吃肉@1024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