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本人是网文写手,此站用于日常浏览网络收集创作素材。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不代表本人任何观点。

[四九巡城]平常心对待绿教 作者: 四九巡城使@1024

未分类 小草 814浏览 0评论

这几天论坛有人再发绿教的文章,我想起了很早之前我写的这篇文章。想起了我的这个同学,这小子一晃死了有二十年了。当年他的死主要原因是智商低,但是也有其他的原因。如果当年他回族女友的父母,不是那么强烈的反对他俩谈恋爱,那场悲剧也就不可能发生了。我在工作中也会遇到其他少数民族的同事,但是像回族这么排外的民族确实很少。我的蒙古族同事,达翰尔族同事都很容易接触,首先生活习惯比较接近,另外他本身有融入圈子的想法,所以比较好接触,而回族的同事生活习惯相差太大,教规很严格,他们自己即便是有融入的想法,也碍于教规深严,不敢出来跟我们厮混,当然也有一些回族朋友跟我们关系很好,我们跟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会刻意的挑选他们能够接受的地方去吃,随他们的习惯。其实大家都是普通人,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们看着很反感,其实回族的朋友也不一定就看着很爽。你看看叙利亚,看看阿富汗,打仗其实遭殃的全是老百姓,那些小虾小鱼跟着咋咋呼呼的,充其量也就是炮灰而已。

我有个很好的回族同学,上大学那时候,我俩能一起出去吃锅包肉的感情,这哥们早把自己的信仰扔到垃圾堆去了。上学那会,我俩小饭店,一个锅包肉,一个麻辣豆腐,整两瓶啤酒,吃的挺高兴的,那时候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什么这个那个的啊,我上大学那时候,食堂里没有回民的专用食堂,你不吃拉倒,那些回族同学照样吃,不吃就得饿着,后来等我们快毕业了才有了回族同学的小食堂。我还记得我那个同学,每到要放假回家的前几天,就啥也不吃了,老老实实的净口,要不然回家了父母抽他。有一次放假,我们几个同学去他家看他,他找个饭店招待我们,这家伙平时最爱吃锅包肉,看我们去了高兴啊,点了一盘锅包肉,我们没吃几块,都让他自己吃了,结果回家被他爹闻出来了,这通肥皂水给灌得,打那以后,我们再不敢去他家了。他父母那人也不错,他妈做的水爆肚贼好吃。

其实我想说,老百姓就做老百姓该做的事,有些东西没必要参合,尤其是要有自己的主见,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要看内在,凡事你要明白,要有心计,人活于世,不能老被别人带着节奏。几句话一忽悠,就燥了,那不行啊。我写这篇文章,既想让我的汉族同胞明白这个道理,也想让绿教的朋友明白,不管到什么时候,平头百姓,居家过日子是主要的,谁不是爹妈生,父母养的,你没钱吃饭,孩子上不起学,爹妈生病没钱看的时候,信谁都没用,安心工作,挣钱,把父母孝顺好了,把孩子养明白,其乐融融的,那多好,有些事情别钻牛角尖,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为了一个几千年前的事情纠结着,甚至要为之付出生命,这特么可能是天下第一大傻缺干的事。

后附上我写的那篇文章《我的同学》这篇文章写于2017年。当时也在论坛发过,但是已经被自然清理了。今天拿出来大家阅读一下,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些东西,涨点经验。

这小子是我中学的同学,我俩关系比较好,天天在一起玩,这货那时候不是调皮的,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不打架,除了比较贪玩,还真没有别的什么缺点。我俩也就是在一起瞎玩,到处溜达,那时候还是90年代初的时候,没现在这么多玩的,也就是红白机什么的,打打魂斗罗,沙罗曼蛇啥的。这家伙有钱,说到这,我得介绍一下他的家庭,他们家哥俩,他还有一个弟弟,他的弟弟是一个聋哑人,但是帅呆的那种,小伙长得用现在的话就是一枚小鲜肉,我还深有印象,因为他跟他弟弟就差一岁,所以有时候也跟我们一起玩。后来他弟弟去了聋哑学校,寄宿制的,就很少见到了。这货的爷爷是我们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富翁,80年代末,90年代初,他爷爷承包了一家国企化工厂,挣得一份让人羡慕的家业,但是这家伙当时还是比较低调的,我过了很久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宝贝爷爷。当时就知道他兜里零花钱不断,要知道那时候我一年也见不到几块钱零花钱,去打红白机基本都是他买单的。

后来我俩分开了,我去了别的学校,他上了技校,因为很快会参加工作。等我毕业的时候我基本已经快忘了他了,有一天走在大街上碰到了,还得相信发小的感情,即便分开那么多年,仍然不会影响同学的感情,在一起回忆了一下,感情即刻升华了,几乎就要手拉手了。那会满大街的游戏厅,我俩还是臭味相同,对当时比较流行的扑克机有着刻骨铭心的共同爱好,我那时候刚参加工作,虽说工资比较少,但还是扛不住诱惑,总是要省下点钱去玩两把,碰到他以后,我惊讶的是我俩竟然对扑克机的爱好是一致的。于是开始了我俩很长一段时间的友好相处,真心拿他当好朋友看待,经常带回家吃饭,我也去他家吃过饭。他妈妈经常跟我说,让我俩一起好好玩,别惹祸。

说到这里,还要介绍一下他妈,他们家哥俩,弟弟是聋哑人,他是家里唯一的健康的男娃,所以他妈对他有着超出一般的溺爱,基本就是有求必应。那时候玩扑克机经常输钱,我俩的工资哪够输啊,这货有天找我,拿出了一个纸条,我接过来一看,是张欠条,上面写着他欠我3000块钱,具体是是什么原因我忘了,让我拿着欠条找他妈要钱,说实话,我玩归玩,但是这种事我还是不爱干的,另外当时的3000块钱基本就是一年的工资了,我胆子有点小没敢答应,这货埋怨了我一顿,悻悻地走了。我因为没有帮他完成任务,也不好意思找他,我们俩竟然断了很长时间。

我继续上班,有段时间没去游戏厅玩了,有天晚上九点多,那时候我家住平房,我听到外面有敲窗户的声音,把窗帘打开一看是这个家伙,嬉皮笑脸的,问我干啥呢,有没有空出去耍,我看了一下表,九点多了,玩心大起,但是我父母就在隔壁,我不敢开大门出去,就告诉他让他等我,等我爸妈睡了,我出去,不见不散,这家伙说后面的工地那等我,我说行。我就等我父母睡觉,偏赶上那天我爸妈不知道怎么着,就在隔壁屋里唠嗑,我这着急啊,一着急,我就睡着了,等醒了就是早上四点多了,夏天的早上四点已经亮天了,我还记得昨晚的事,赶快穿上衣服,出门了,这货是个实心眼,我得看看还等我不,我到了后面工地一看,水泥剁上面盖着的篷布有一个鼓包,掀开篷布,这家伙睡得呼呼地,我推了两下,这家伙睁眼问我,你咋他妈才出来啊。这是一件我两当时的趣事。

后来我因为工作忙,基本跟他断了联系,那年代流行BB机了,我单位给我发了一个,我从别的同学那知道了他的号码,偶尔还是会发个COLL,用电话聊两句,但是工作是在太忙了,没有时间在一起玩了。

有天下班我回家正好赶上我们当地的电视台在播本地新闻,说的是一起入室杀人案,当地的大事,我就在厨房吃饭的时候端起了饭碗进到客厅看,一看当时我就惊呆了,杀人犯竟让就是他,我说什么也不敢相信啊。我直到现在仍然记得我当时的惊讶,还记得当时他在电视上的画面,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他到底因为什么入室杀人呢,不应该是因为钱啊。。。。

看到电视上的消息后,我很震惊,怎么也想不到他为什么会犯下这么大的案子,入室杀人,杀了一个,另一个重伤,老两口,为财,这货不是缺钱的人啊,那时候他爷爷已经变得他跟我玩耍的时候更上一层楼了,那大化工厂每年给他爷爷带来近千万的收入,手底下员工几百人,甚至我有个表哥都在他爷爷哪里打工,他怎么会缺钱,或者是他家把他的钱路给断了,他没办法,铤而走险?

那时候恰好我有个上几届的大师哥在公安局,给政治部主任开车,偶尔我们还有些联系,一年也能在一起喝几顿酒,我想起他来了,拿起来电话,呼了他,过了一个多小时他给我回话了,我闲聊了几句,把话题扯到这案子上了,还好他的案子清晰明了,主犯从犯就俩人,全归案了,也没什么保留的,案子已经基本审结了,这哥们也没有瞒我,把他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我讲了一遍,说完后,我俩还互相感慨了一番,说了几句人生格言,撂了电话,我坐在沙发上,脑袋很乱。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我们俩断了联系的那几年,这小子修炼了更高了的恶习。我们这个城市是一个四线小城,很安静,这里要不是有石油,那就是一个纯农业城市,我估计甚至有可能连这个城市都没有,因为没有发现石油之前,我们这里是被临市管辖的一个区。改革开放的春风带来了新的气息同样也带来了一些其他的气味。那就是小姐,小姐的出现,极大的解决了我们当地的文化生活,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刚上班的小崽子而言,小姐还只是我们口耳相传的活动,基本上我接触的人还没有真真正正的去找过一次小姐。

但这货是个例外,充沛的钱包,不差钱,几次下来轻车熟路。那时候他已经不玩扑克机了,找小姐成了主业,青春躁动的荷尔蒙配他的钱包真是刚刚好,歌厅里面有个小姐,回族人,他成了她的常客,一来二去,俩人从客人跟小姐变成了恋人了,这小姐也是我们当地的,距离我们区不远,小姐家其实也不算困难,那时候家家都一样,普通家庭没有太富裕的。小姐只是性格有点叛逆,俩人搞对象后,小姐第一时间跟父母说了,回族人,你知道的,基本不跟汉族人通婚的,这小妹的父母也一样,父母一跳多高,甭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给留。小两口在这件事上郁闷到极点了,经常在一起因为这件事想辙,一开始还是想做通女方父母的工作,希望能得到允许,也用了很多物质上的贿赂,可是每次我那二货同学一上门就是破口大骂,东西抛出,矛盾一点点的激化了。

前面我说了,这女孩性格有点叛逆,就爱干那些你不让我干的事。有天女孩找我那同学,掏出五万现金,提出了一个计划,让我同学找个杀手,把他父母干掉,要说我那同学是个土鳖,这事能干么?干成了杀人犯,你俩这关系也到头了,不干没准慢慢磨还兴许能成呢。不过我这同学的脑袋不是这么想的,他们俩一拍即合,用句评书里的话就是将遇良才了。我同学收起来五万块钱用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找到了杀手,一个不知名的小混混,先付两万定金,余下的事成之后再付,要知道,那是90年代末期的时候,两万块钱可不少啊,我一年收入是6000多块钱,这是三年工资啊。没有预料到的是,这杀手不按套路出牌,先是收了两万定金,过了几天告诉他需要个帮手,又找他要了一万,隔了几天说还得要个帮手,在要去两万,五万块钱事没干呢就付出去了。

那杀手估计就是吃定了我这那同学了,一点点的骗了他。钱花了,事没干成,可那小妹着急的等着呢,老是不断的催促,等过了大半年时间了,事还没干成,那女孩也有点醒过味来了,就跟他说事不干了,钱给我还回来,我同学虽说有个千万富翁的爷爷,但是毕竟隔着辈,在一个他的钱不是从他爷爷那抠出来的,是从他妈妈那弄来的,就是不断流而已,要说大钱他还真没有,这一下子五万块钱他没地方弄去,一着急,就跟女孩立下了军令状,一个星期,包你爹妈命走黄泉,这他妈什么混蛋玩意啊。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要到日子了,纯爷们说到做到,这小子身上带了一把尖刀就去了,事先女孩把他家钥匙给了他了,他到了女孩家,开门进去,没人,偷偷藏起来,等着。过了一会老太太回来,去市场买菜,开门进来,门刚关上,这货就钻出来了,背后一刀,肋骨一刀,刀刀致命,老太太连声都没出,就被杀死了。再等一会,老头开门回来了,看到满地的血,当时都吓傻了,这货出来上去又是一刀,扎在肩胛骨处,第二刀捅在肚子上了,老头也倒了,我那同学慌乱中擦擦手上的血关门走人了,找到了那女孩,收拾了一下,跑回老家去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老头的伤没致命,只是晕了过去,醒过来以后爬到电话那,报了警,把名字说了个请清楚楚,这案子除了抓人根本不用破。警察第一时间布控,找到了他家,问清了家里情况,这俩人要是浪迹天涯可能还有点难度,跑到老家去,这难度基本就是零了,警察第二天就去了他老家,把还在炕上睡觉的小两口抓了个正着,要说这人没头脑你就消停的待着,别干啥违法乱纪的事,犯罪需要高智商。归案了,俩人双双进了看守所,案子很好审,没费什么吹灰之力,警察就立下我们当地的第一大功。

他俩进去了,他家乱了套了,他爷爷就这么一个正常的孙子,没等到传种接代呢,这就犯下了杀人的大罪,他爷爷找了当时最好的律师,同时也花了很多的钱打通关节,按住他俩的案子,拼了老命的想延长这小子的命,在真相大白过了两年后的一个春天,案子执行了,俩人全部枪毙。我还记得他执刑的前几天,我那大师哥给我来了个电话,告诉我这小子要执行了,要不要看看他,我们俩驱车开了50公里去了临市的一个重犯监狱,看到了他,他带着重刑刑具,人白了很多,还他妈胖了,看到我了,笑了一下,我问他,后悔不,他眼泪掉下来了,跟我说,有空去看看他妈,探视的时间很短,重刑犯,只有五分钟。过了一个星期,报纸上面登出来了两人执行的新闻,我又感慨了一下。

这就是我这同学的事,真人真事,因为还有人记得他,我没有提名字,或许有人跟我一个市,能想起来当年震惊全市的案子。(完)

转载请注明:青草网 » [四九巡城]平常心对待绿教 作者: 四九巡城使@1024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